电子烟第一天微商,在线禁售这70天,电子烟的微商“继续”

2019年11月1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保护电子烟未成年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电子烟的网络禁令已经通过。 70 天。

从最初的狂欢,到禁令后的恐慌,到现在的表面稳定,电子烟工业经历了从燃烧到雾化的历程。

2020年1月,国内电子烟行业没有战火,也没有好消息。

那些从各大商场撤出产品的电子烟企业正在努力布局线下业务。但另一条“救命”之路,微商,却成为电子烟应对当前形势的中坚力量。看似平静的线路上,电子烟微商的活动汹涌澎湃,却在颤抖着前行。

Little代理:我还想再等等

刘洁(化名)清楚地记得,去年11月1日发布“在线禁售电子烟”通知后,当天下午她的烦恼接踵而至。

首先是混乱。刘杰和三个朋友组成的电子烟微商群里,午饭后弹出了200多条消息——“我该怎么办?” “还要让微商卖吗?”卖会不会又被抓了?”所有的讨论都围绕着“在线禁售”展开。

下午4点多,团里有两个人已经把货退给了商家。一人3000元,一人2700元。之后,两人宣布不再进行“金盆洗手”。

“未来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他们对刘杰说。

一方面是朋友不干了,另一方面是刘洁的老客户问她:(电子烟)她可以是抽吗?听说被禁了一开始,她很耐心的回答:没关系。国家在制定标准,但卖不允许线上,线下销售也没说。

但是这样的问题答案太多了,她有些不耐烦了。所以最后刘杰索性搜索了一些资料,写了一段“电子烟下架说明”发在朋友圈。 “以后有问题,我会直接传编译好的资料。”

与此同时,刘杰还在与上级代理“大微商”打交道。

她刚收拾完4000元的货,正准备在“双十一”开优惠卖几单。事实上,从10月中旬开始,刘杰就开始在朋友圈发布优惠规则。她的卖是一次性的“小烟”,25元一个拿货,39元卖出去,很赚钱,卖得更多。

“对于我这个级别的代理,这已经相当不错了。”刘杰对艾兰传媒说。

现在,没开封的容器还堆在房子的阳台上。 Da微商的语气有些软,他小心翼翼地窥探着刘杰:“姐姐,你是不是要退了?”

大微商的意思是,如果你退货了,你现在可以支付货款了。但基于这几个月建立起来的互信,Da微商还是希望刘杰“等一等”。

“我根本没想过退货。我跟她保证我不会退货,但我暂时拿不到货。我要等到国家对这件物品有具体的声明(电子烟) 在决定返回之前。仍然是卖。”刘杰说。

和很多小代理微商一样,卖电子烟不是刘杰的主业。她正在为一家房地产公司做促销策划。然而,房地产行业近年来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当月薪从7000元降到4000元时,刘杰产生了“怎么办”的危机感。

她在今年2月入职“电子烟局”,当时电子烟市场盛兴旺。 2018年,上岸的媒体大叔、优步中国的前高管,以及尴尬的罗永浩都非常兴奋地踏入这个行业。国内顶级玩家悦刻被曝多轮新融资,IDG源代码红杉山旅DST悄然浮出水面。

来自美国的JUUL在中国偷渡陈仓,排兵布阵。哪怕一个月后3.15晚会叫电子烟有危害,引起行业轻微震动,资本的力量太强大,钱还是汹涌澎湃。

刘杰进入这个行业时,形容“彩虹照在自己身上”。她是那种太相信金钱和运气的人,认为热度高的地方就会有长期的回报。

其实,在11月1日之前,刘杰不仅用卖卖电子烟赚到的几千块钱补贴了生活,她甚至觉得自己应该辞职去做微商。

“你达到更高的代理电子烟代理微信,意味着微商大。利润基本上是一半一半。诱惑太大了。而且在11月1日之前,虽然有传闻说国家有意见关于这个行业,但基本上是安全的。”刘杰不放弃的理由简单粗暴。

“我还没有赚到足够的钱,我想等一下。”她说。

Big微商:购买商品

吴婷(化名)是刘杰的老家,大微商。

11月1日之前,她一个月能挣十到两万元是正常的;但在那之后,她“跌到了几千元”。

吴婷总是说“代理喜欢我”。言外之意,她的资源足够强大,资金充足——她的主要业务是经营一家广告公司。

去年年初,她尝试在朋友圈宣传电子烟,当她发现烟民有很多“需求”时,她拿着钱进了会场,直接成为了小烟代理 的最高级别。一个月零售,批发最多可以生产七八千件,每件售价17元,零售价39元。

去年10月,她再次进入游戏换了吊舱。该品牌是中国几个顶级电子烟玩家之一。商家对她的政策是30%off-take 300,000买,送100,000,叫做“shareholder-level代理”。

激进的投资背后,回报足够大。吴婷的微商道路迅速扩张。一个月最多有四十五十个小代理从她那里拿货。

一切都很顺利。 电子烟的高利润、易操作和广阔的前景,让吴婷在这条路上不停地走。直到 11 月 1 日,她才在“公告”面前感到无力反抗。

最大的影响是Xiao代理被迫离场。从11月到现在,经常从吴廷那里拿货的小代理已经下降到十几人;随之而来的是订单量的下降,“原来一天两三单,现在两三天一单。这就是零售。”吴婷说:“代理的投放量也在疯狂下降。”

虽然很多小代理选择了回归,但他们并没有退出吴婷的代理群。这个群体还在蓬勃发展,被挤进去的小商贩们还在伺机而动。 “国标什么时候出来?有什么新政策出来?我现在是他们的信息来源电子烟第一天微商,因为他们的信息比较封闭,他们还是比较信任我,所以才会说话。”吴婷说:“大家都在看。”

但吴婷已经等不及了。她代理两个牌子,砸了几十万,换来的货从地板堆到屋顶。她不能希望 Xiao代理 会分享她的库存。于是,11月1日之后,吴婷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线下铺货。

利用在广告公司多年的人脉,吴婷开始在四川全省搭建网吧系统。 电子烟商这个时候也配合跟进——从去年11月到现在,吴婷在四川已经布局了37家门店,还布局了整个成都东站。

吴婷很清楚微商现在不能只是在线。 “其实我还是要用自己的网络做很多线下铺。不管微商多大,他也不会只在线卖。”

这一套动作虽然让吴婷从11月到现在的三个月“基本没钱”,但她还是坚持了下来。 “我买了10万元的货,到现在库里还剩下5万到6万元。如果是正常的,一个月能赚1万到2万元也很正常,而现在这两个月,就是几千元。”钱。”

眼下,无论是像吴婷这样的大微商,还是像刘杰这样的小代理,都在等待传奇的电子烟国标出炉。他们真的相信,国标一出,舆论就会知道,国家允许卖电子烟的销售,而不是打压。 “现在对电子烟的误解太多了。”吴婷说。

以吴婷的实力,她觉得前半年到一年还是可以等的。她对未来持乐观态度,但仍犹豫不决。她坚信,如果没有坏消息,市场会在1到3个月内恢复原状;但她也很担心,怕会有负面消息。

“那样移动并不容易,”她说。

隐藏的朱尔

比吴婷更担心负面新闻。不仅是国内电子烟企业之前悄悄进入中国,没想到美国的后院电子烟超级JUUL现在可能低调了一点。

JUUL 是该行业的领导者,尽管它位于美国。 2018年,其最高估值达到380亿美元,至今没有国内厂商能与之匹敌。以至于当年他悄悄进入中国的时候,对国内的电子烟企业非常兴奋。

然而,去年12月26日,媒体《蓝洞新消费》曝光了JUUL解雇员工撤离中国的消息。此外,过去一年饱受国内外各种丑闻困扰的JUUL,到2019年底估值已近乎下调。

有消息人士向艾兰传媒证实:JUUL不能被视为完全退出中国。删除是因为尼古丁盐的问题。

另一位电子烟industry资深从业者说。 “JUUL极有可能被下架,其经销商已经改造微商消化库存。”

据《燃财经》报道,JUUL于2018年进入中国后,采用授权分销模式,在中国选择了两家分销商——杭州淘亚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杭州金永合商贸有限公司。前者是天猫JUUL旗舰店的老板,后者是京东旗舰店的老板。

2019年11月下旬,一条来自“JUUL正品体验店”的短信出现在电子烟购买者陈峰(化名)。

短信只显示一条消息:添加微信。

那时,距离JUUL在天猫和京东下线已经快三个月了。距离11月1日发布在线sales电子烟禁令已经快一个月了。

“这个微商卖的JUUL烟弹比官方旗舰店145元便宜20元。”陈峰说,微商竟然“参与”了双十一促销,一次性购买10盒的价格才1000元,平均每盒100元。

更重要的是,电子快递收据显示烟弹是从“JUUL官方旗舰店”杭州仓库发货的,与当时天猫JUUL旗舰店的快递信息一模一样——信息指向杭州淘亚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亚淘)。

“我们公司没有这种行为。”桃亚淘总经理卢向阳否认向艾兰美会进行此类销售。

即便如此,所有合法进口到中国的JUUL烟弹包装盒都贴有中国产品标志。在经销商一栏中,还注明了杭州淘亚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而陈峰通过自己的微信购买了买的烟弹包裹,还贴了这个标签。

但是,如果通过代购购买买JUUL烟弹,“盒子背面是英文的,不会贴中文标签”。陈峰说。

图片来源@黑羊5

电子烟第一天微商

作为JUUL天猫旗舰店的运营商,淘亚淘仓库积压了很多JUUL电子烟产品。陆向阳不会透露具体数字,但他目前也在等待消息。 “我们仍在与他们(JUUL)谈判。”他说。

“(JUUL 停止销售)会产生一些影响,但并不是说公司没有它就无法生存。”陆向阳说。

2019年夏天,淘亚淘与JUUL中国签约,成为其官方经销商。据七心宝介绍,淘亚淘于2019年7月10日变更经营范围,增加“电子烟具及配件”; 8月5日,再次变更经营范围,零售项目增加“包括网上销售”。 “同时,“香精香料”的销量也有所增加。

此后,JUUL在中国成为了一个消失不见的谜团。起初,只剩下美国总部的回应:我们期待与有关方面继续对话,让我们的产品再次上架。

现在,网上隐藏着更多“JUUL官方微商”的声音:正品JUUL,10盒XXXX元,20盒XXXX元。再给一根烟棒…

等待“声明”

“好像没有明确的条款说不允许在微信上销售电子烟代理微信,现在政策都很模糊。”长期从事微商研究的姜军告诉艾澜传媒。

在蒋军看来,一个品牌的死往往有两种情况,一种叫“乱价”,一种叫“囤货”。 危害的价格是,线下经销商10元拿货,卖20。但是微商也是10元拿货电子烟代理微信,微信12元发货,其他线下货无法发货。

“你可以在市场上看到,电子烟弹烟弹有各种价格从12元到20元不等,让客户对品牌和产品失去信任。”蒋军对艾兰传媒说。

艾蓝传媒通过查询往期报道发现,国内一线电子烟品牌如Relx在微商渠道有官方销售布局。 11月1日《通知》发布后,众多电商挤压库存急需销售出口——这让微商端成为“乱价”重灾区。

“其实禁令之后,并没有打到微商频道,而是让很多货进入了微商频道。”蒋军分析。

在微博上搜索国内电子烟相关品牌,从搜索结果中很容易找到销售的微信账号。一位售货员“悦刻”电子烟的微商告诉艾兰传媒,悦刻host+两套烟弹售价175,一盒三套烟弹的价格75元。在便利蜂中,悦刻电子烟套装售价299元,而一盒烟弹(三件)售价99元。

相比之下,一些电子烟供应商的经销商对价格有严格的控制。 “我们在这个渠道有专门的管理平台,可以控制价格。另外,我们不鼓励经销商囤货,而是通过持续的销售政策和活动来促进经销商的出货。”国内知名电子烟品牌微商管理部总监向艾澜传媒透露。

图片来源@黑羊5

在接受AI LanMediahui采访时,Aiwei电子烟创始人兼CEO张耕斌认为电子烟第一天微商,“目前没有关于电子烟应该如何出售的法规。从长远来看,请参考相关烟草管理措施,微商渠道也不适合作为销售渠道。”

上述董事还向艾澜传媒透露,11月1日《公告》公布后,唯一的变化就是微商的招商会有阻力,准备加入的会变得观望。 “毕竟微商都是中小企业家,挣点钱补贴家用。看到政策或一些负面影响,我会犹豫。”

这和“小代理”刘杰和“大微商”吴婷面临的情况一模一样。不过,转型为微商的JUUL,由于其“海外背景”,并没有微商的这些通病。

“JUUL的问题是,如果用卖完结,可能在中国就完蛋了。”姜军说。

一位在电子烟企业从事法律研究的人士告诉艾澜传媒:“雾化核心电子烟是监管,你现在修法还是很难的。”

该人士透露:“国内企业不敢再投资了。因为这个风险太大,我们了解到整个电子烟标准和监管政策可能会在今年5、6月份出台,但并不是法律或法规。”

其实,“big微商”吴婷也向艾澜传媒提到了这件万分期待、“即将到来”的事情。这更像是电子烟微商人的救命稻草。

此刻,无论是微商、经销商,还是电子烟企业,他们似乎都在等待这样的“声明”发布。在此之前,这个行业的所有从业者都在经历电子烟工业的神奇变化。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微商网 » 电子烟第一天微商,在线禁售这70天,电子烟的微商“继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