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z电子烟微商,暗访电子烟违规销售:未成年人门槛网上回潮是徒劳的

山雨欲来,风吹满楼。 3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的决定》(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第十五条:“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按照本条例有关卷烟的规定执行。”

这意味着电子烟未来可能面临和卷烟一样的监管,新的行业风暴即将开始。

受《征​​求意见稿》影响,东部时间3月22日晚,雾芯科技(纽约证券交易所代码:RLX)股价隔夜大幅下挫,市值蒸发约940亿元。 16只电子烟概念股一天市值缩水超2000亿元。

“昨天的意见征集应该只是公开,以后还会有更多的风暴。”一位电子烟品牌方3月23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核心关键词是“专卖”。如果电子烟被纳入监管,可能意味着电子烟行业迎来了“发牌时代”,发牌审查标准条例需要进一步明确,但至少可以通过之前的政策锁定三点:禁止通过互联网销售,禁止通过互联网做广告,禁止向未成年人销售。

不过,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经过多日暗访,发现电子烟在线卖已于2019年底被政策禁止,而电子烟品牌时却是今天还在玩“躲猫猫”。即使到了3月15日,IQOS、悦刻、yooz等知名电子烟品牌零售商仍在通过电商平台使用“戒烟器”“电子烟保护套”等马甲获得客户,然后将用户转移到微信等社交软件,最终实现了电子烟的销售;甚至电子烟零售商也在电商平台上为电子烟打了个擦边球的广告。

在暗访过程中,记者还发现,这些在线销售卖电子烟的零售商没有甚至根本没有对未成年人的评论。显然,即使在最强的监管风暴下,电子烟行业标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一场更大的风暴和行业清理势在必行。

穿上“马甲”:电子烟线上销售复活了

2019年11月,《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发布,直接从政策层面扼杀了电子烟线上销售渠道。

《通知》发布后,电子烟Enterprise 的首要任务是合规,特别是加强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措施,建立完善的线下销售网络。

然而,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电子烟的身影依然存在于电商平台上,只是穿着“马甲”。

在多个电商平台,记者直接搜索关键词“电子烟”,并没有产品展示。部分电商平台还展示了电子烟相关政策要求和危害。

但当记者搜索“戒烟器”或“iqo五代”、“悦刻三代”、“丫ooz保护壳”等长尾含糊词时,出现了不一样的“画风”,以@多品牌电子烟为主的[email protected]出现在电商平台上。

当记者搜索的关键词包括“悦刻”、“柚子”等电子烟brands时,甚至还有电子烟广告出现。

在与“穿马甲”店铺沟通的过程中,这些店铺大多都有电子烟销售。不同的是:部分门店可以通过电商平台直接完成交易和发货;有的店比较谨慎。需要加客服微信买。

在其中一家门店,当记者在电商平台上询问“烟弹有没有”问题时,客服回复:“我们是XX悦刻实体店,客服会下单后一对一为您服务,下单后有优惠,如果您现在不满意退款,我们货品齐全,重要的说三遍:别问了,你要的都有,可以下单了,了解下单,谢谢。”

下单后,有客服加了记者的微信,问了记者的年龄。更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当记者以消费者的名义试探性地说“17岁”时,商家不是卖;下一秒,记者随口改口,“那我18岁了”,商家立马卖。

查看客服的话,不难发现他们强调的:“悦刻实体店”以及客服主动询问年龄,都表明该店有违禁物品政策《通知》说的很清楚,但还是以电商平台为引流渠道,微信为销售渠道,评论买家成年没用。

在与另一家悦刻电子烟零售商交流时,也出现了一片笑声。当记者问“未满18岁可以购买买,如何证明我已满18岁”时,商家回答:“需要注册会员,如果可以注册,必须年满 18 岁。”但在记者半晌没有回复后,商户直接过了注册会员的步骤:“算了,你要什么,我们再说吧。”

虽然悦刻retailer 的评论是徒劳的,但至少是一种形式。大部分电商平台接客的“实体店铺”不在乎屏幕另一边的买家是否成人,只要你给钱就会发货。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部分中小品牌电子烟零售商其实可以通过电商平台直接交易。

烟草巨头菲利普莫里斯国际(PM. US)电子烟品牌IQOS,可以直接在“360搜”上搜索查询自家网站,直接下单购买买,依然是顺丰包邮。虽然已经被WHO打败,但菲利普莫里斯国际2020年iqos烟弹的出货量仍将达到761.110亿,减害产品板块贡献了68亿美元的收入,占收入的一部分。 23.8%,历史最高水平。

消费者可在本网站直接购买买电子烟设备和烟弹,由顺丰直接发货。在此期间没有年龄审查。讽刺的是,该网站还提示:依法禁止未成年人购买买。

记者根据调查发现,在悦刻、yooz、LEME等电子烟brand官网上,即使你想浏览网页,也必须至少18岁,且这些网站不直接卖电子烟,可见他们对《通知》的了解很深。零售商仍在互联网上销售他们的产品卖。这应该是谁的责任?

微商排行榜:悦刻经销商说可以在朋友圈卖

相比少数几个网站直销IQOS和中小品牌通过电商平台直销电子烟,通过电商获客再分流到微信朋友圈等私域流量明显更多隐蔽,也成为悦刻、yooz、魔笛等主流品牌零售商的销售阵地。

微商 是一家电子商务公司吗?微信等社交平台上电子烟的销售是否不受《通知》的限制?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子商务法》)对电子商务的定义——是指通过电子商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互联网等信息网络。

盛世律师事务所非诉讼执业律师、资深律师陈文云表示:《电子商务法》将电子商务经营者分为三类,一类是通过自营销售商品或提供服务- 建立网站和其他在线服务。电子商务运营商(例如通过微信、微博等社交应用销售产品的“微商”,以及通过抖音或直播应用提供服务的实体)。因此,根据《电子商务法》对电子商务和电子商务经营者的定义,“微商”应属于电子商务。

《通知》表明,国家态度明确,禁止在网上销售电子烟。不仅如此,朋友圈销售卖电子烟也是电子烟销售使用个人私域流量卖活动。但我认为朋友圈里卖卖电子烟的行为本质上就是在网上卖电子烟的情况,应该禁止这种行为。”陈文云进一步指出。

通过朋友圈以微商的形式兜售电子烟的行为,不仅不符合《通知》,还被微信正式封禁。

今年3月,微信安全团队发布了《关于微信个人账号发布违禁物品及欺诈行为的公告》,对微信个人账号发布违禁信息和实施欺诈行为的专项管理进行公示自 2021 年以来。。它还指出,公民在互联网上销售卖违禁品可能违反刑法、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视情节轻重而定。同时sz电子烟微商,根据《腾讯微信软件许可及服务协议》和《微信个人“账号使用指南”等相关规定,个人账号不得发布、展示、传播各类违禁物品卖信息,包括但不限于:烟、电子烟、壮阳药、低俗色情、外挂、代孕、个人隐私信息、非法保健品、医疗器械等。

显然,通过微信等社交媒体销售电子烟与在电商平台销售电子烟没有本质区别。此外,在微信朋友圈销售电子烟也违反了《通知》和微信公众号的要求。

电子烟retailer 并非不知道这一点。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加盟者的身份向LEM Lemon电子烟提问:品牌电子烟是否可以在线卖销售,得到的答复是:第一类电商卖不出去,中小型电商没有明文规定,微商也算电商,不过很多微商都在卖。

微商销售电子烟的默许不仅仅针对中小品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近期暗访中发现,加盟悦刻这样的大品牌都是经销商。还明确表示:可以去朋友圈卖。

另一方面,作为国内电子烟知名品牌,悦刻在当前的电商平台中频频出现,其线下销售网络建设也走在了行业前列。其官网显示:悦刻专卖店在中国突破4500家门店并成功开业,覆盖32个省310个城市,进入全国各大知名商圈。

至于悦刻,专卖店的审核标准是什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申请悦刻成为代理商成为超市老板,随后北京一位经销商介绍悦刻的代理标准:2000元保证金,签订合同,营业执照经营范围需有“电子产品”四个字,场地≥3㎡为核心要求;此外,为保护未成年人:本店应远离学校200米处的少年、小、中、高级,购买买的消费者必须扫描二维码进行注册,并确定其是否属于一个成年人通过他们的身份证号码。

当记者询问是否可以通过电商平台悦刻电子烟销售时,经销商表示:“这个东西和真烟一样,不能通过电商平台卖,但您可以使用 Moments。卖。”

对此,3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向悦刻发了采访提纲,试图向公司询问大量冒充悦刻周边的悦刻零售商产品通过电商平台获得客户,然后转至微信销售是否知道,以及采取哪些预防、筛选、惩戒措施,包括如何防止未成年人购买买电子烟措施,截至发稿, 悦刻 没有回复。

烟草市场高回报的另一面是:近十年来,电子烟虚假宣传横行。

每当吸烟者吸入烟或电子烟对健康有害时,传统香烟和电子烟都应严格控制。

与烟盒上的“吸烟害健康”提示相比,野蛮成长期的电子烟厂商走的是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大力宣传电子烟无害,可戒烟。与传统香烟包装上的健康提示相比,电子烟的包装更像是在鼓励吸烟。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买了买的悦刻电子烟上赫然,写了“再来一次”支持。

“无害,戒烟”等标签和标语无疑是一次成功的营销,直接击中了大量烟民的需求。

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2019年全球烟草流行报告》明确表示:“电子烟毫无疑问是有害的,应该加以管理。”

值得注意的是,悦刻曾经推出过0尼古丁的电子烟型号,但因不明原因停产。

市场影响:16只概念股一天蒸发超2000亿

相比于“冷静”和乐观的电子烟从业者,《征求意见稿》对二级市场的影响已经显现。

3月23日,据《每日经济新闻》不完全统计,21只电子烟概念股中,有16只下跌,概念股市值一天蒸发超2000亿元。

其中,国内电子烟龙头企业和悦刻的母公司五芯科技(纽交所代码:RLX),东部时间3月22日晚间股价隔夜被下调,市值蒸发近千亿元(约合人民币940亿元)。

外界高度关注,雾芯科技自今年1月22日在纽交所挂牌以来,当日收盘股价为29.51美元,市值高达4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0亿元。

蒸汽烟和电子烟哪个好_sz电子烟微商_加烟油的电子烟有什么危害

港股上市公司、电子雾化设备龙头Simall International(06969,HK)也在3月23日开市时暴跌近40%,收盘跌幅收窄到27.22%,市值蒸发1066亿港元(约合人民币893.450亿)。

Smol International的大股东、行业领先的锂电池制造商亿维锂能(300014,SZ)也于当日收盘下跌15.85%,市值蒸发约248亿元。

悦刻经销商艾仕德(002416,SZ)竟然直接遇到一个字涨停,股价9.17元,顶上还有39.600万手封单,中国博尔顿(03318,HK)也暴跌23.08%。

值得一提的是,传统烟草公司中国烟草香港(06055,HK)3月23日开盘大涨逾20%,当日收涨6.68%。

与二级市场“作鸟兽散”相比,虽然业内早在年初就知道今年将发布《征求意见稿》,但一级市场资本依然频繁部署电子烟。

据公开资料显示,电子烟集合店品牌如物欢乐于1月公布了天使轮融资消息。投资方包括湖北首家上市的数字3C连锁企业讯华电信和港股雾化。美瑞健康国际(02327,HK)等公司,仅两个月后,如物欢乐完成新一轮融资;同样在1月,电子烟brand“gippro龙舞”宣布完成数千万人民币融资,投资方为金佳科技、同创伟业和美瑞健康国际;国内电子烟品牌yesboss也在今年2月宣布完成千万元天使融资。

“据我所知,这期间有很多新品牌进来,几家知名大公司都在酝酿电子烟品牌,包括一些知名资本。因为业界对电子烟的前景是还是比较乐观的,特别是如果悦刻(母公司是五芯科技)成功上市,资本已经看到了清晰的退出通道,所以大家都认为还是有可能进入的。”一位电子烟品牌CEO 3月22日晚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是如此。

此前,在政策收紧的2019年,整个电子烟行业依然经历了小轮融资高潮。据相关数据不完全统计:仅2019年上半年,电子烟工业投资就有超过35笔电子烟代理微信,总投资至少10亿元人民币,其中魔笛MOTI获得3100万美元融资和Bink Shell Bink获得2000万美元融资。

2019 年是电子烟 发展的分水岭。当年3月15日被曝出、世界卫生组织确认“电子烟害”、发布“通知”等诸多利空消息,让电子烟行业步入发展慢车道。

行业现状:电子烟市场growth rate近3年逐年下降

资本狂潮背后有一个简单的道理:烟草是一项有利可图的业务。

中国约有3.50亿烟民。根据国家烟草专卖局2021年2月1日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国烟草行业将实现工商税利总额12803亿元,同比增长6.2%——财政总产值12037亿元,同比增加2.。 3%。

电子烟毛利率较高,但税率比传统烟草低很多。最重要的是:电子烟给了民间资本一个很好的进入烟草市场的渠道,如果有一个电子烟品牌拥有市场5%~10%的份额,就有可能成为一个BAT级别的巨头。

在巨额利润下,电子烟即使受到严格的政策监管,仍然像伊甸园里的禁果一样有吸引力。

过去十年,电子烟经历了从无到有,逐渐品牌化、产业化,逐渐成为燎原的过程。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China电子烟产业融资形势及产业链分析显示:China电子烟企业从2013年的45457家快速增长到2020年的168452家,截至2021年2月4日,5月,174399家企业在中国幸存了电子烟; 2013年电子烟市场在中国的规模为5.50亿,2020年电子烟市场增至83.80亿,八年复合增长率达到72.5%,2021年有望突破100亿元。

虽然从2013-2020年的市场市场可以看出:电子烟市场发展迅速;但对比2018年到2020年的数据,不难看出:电子烟市场增速度逐年下降,尤其是此前3.15曝光和《公告》发布后,电子烟 市场悬崖从2019年的26.6%跌至6.6%。可见,《通知》和各地开展的整改工作取得了较好成效。

在对烟草市场的巨大需求下,无论是资本、品牌商还是零售商,都可以从电子烟获得大量的利润,这可能是各方入局的根本原因。

悦刻是最受资本青睐的电子烟品牌之一。 2020年前三季度,雾芯科技的毛利率高达37.9%。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它已经获得了八笔融资。投资方包括源代码资本、IDG、红杉首轮、DST等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告》发布前的2019年7月sz电子烟微商,悦刻完成了由DST领投的1亿美元融资电子烟代理微信,融资估值为24亿美元。即便是在政策不利的情况下,这笔投资也收获了十多倍(按当前股价计算)的回报,而五芯科技的IPO历时不到两年。

电子烟的巨额回报不仅体现在资本层面,就连卖电子烟利润的中小零售商也很有吸引力。

前述悦刻北京经销商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悦刻第一代西服零售商的采购价为150元,零售价为299元;烟弹零售商的采购价57元,零售价99元。”也就是说,零售商卖悦刻电子烟的毛利率在40%左右,这个数字也得到了悦刻客服的证实。

不过,《征求意见稿》的发布也可能对行业整体利润产生直接影响。

中信证券研究报告指出,此次《征求意见稿》的发布,提高了政策上专卖管理的可能性,但并不意味着该政策会上专卖管理未来。极端情况下,西默尔2021年净利润预测下调20%至25%,增长中心由40%下调至30%左右。但后续操作的确定性明显提升,建议大幅回撤后积极配置。雾芯科技运营存在高度不确定性,有待后续监管规则。

在极端情况下,假设atomization电子烟监管最终成功纳入《烟草专卖法律实施条例》实施,国家对生产、销售和进出口实行垄断原子化电子烟的业务。统一管理,类似于卷烟模式,在生产和批发链接时,不在中烟系统外发放烟草专卖许可证。在这样的极端情况下,雾芯科技的国内运营有望不复存在。 Smole可能只在大陆做雾化设备生产业务,不联系烟油。预计2021年调整后Smoler净利润将减少约20%~25%。至约45亿,未来三年业绩CAGR将从约40%下调至约30% 之后,操作的确定性将显着提高。

当然,在中立的情况下,假设atomization电子烟的监管最终会成功纳入《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的实施,但工信部预计国家烟草专卖局等科技龙头民营企业发放烟草专卖许可证,同时加税,或中国烟草专卖shop向思美采购产品。在这种情况下,Fogcore Technology 的运行不确定性和性能下降明显大于 Smol。预计Smol的收入将保持稳定,后续运营的确定性将大幅提升,但利润率有望降低。

在乐观的情况下,假设《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修改受阻,国家将改为采用“备案制+消费税”的方式监管雾化电子烟。在此情况下,龙头公司业务确定性大幅提升,龙头地位进一步巩固,收入有望保持稳定,估值有望大幅提升。 Fogcore Technology 的估值灵活性大于 Simer。

行业预期:短期恐慌,长期好不坏?

虽然外界觉得“征求意见稿”来得有点突然,但不少电子烟worker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他们早有预料。

《我们获悉,工信部将在今年上半年出台政策,《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将使公司更加坚定加大产品研发和线下投入力度渠道拓展。” WEAPON电子烟创始陈志英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国内知名电子烟manufacturer内幕老徐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电子烟包括烟草专卖监管是业内的共识。这不代表没有心理准备并且每个人都可以接受。”

三叔是深圳一家小电子烟工厂boss,对《征求意见稿》并不悲观。 “不管怎样,先办好,再按照政策申请任何证书。目前因为电子烟监管严格,现在我们少了电子烟工厂,我们的业务相对更好。”

《征求意见稿》对电子烟产业链有何影响?

“行业短期难免恐慌,但《征求意见稿》的考量是科学的,长远看有利于国家、行业和消费者的利益。”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工业委员会长欧俊彪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区俊彪进一步指出:监管风险一直存在。当监管的其他靴子真正落下时,电子烟行业自然会迎来新一轮洗牌。少数真正做好准备的顶级选手,甚至在监督来临时,可能会获得更大的发展优势。

老徐认为,制造过程中的监管可能分为两部分:烟杆和烟油。 “烟杆相当于打火机,很多业内人士判断,未来监管可能会更多针对烟油,这也是国际惯例。”

作为品牌方,陈志颖对未来似乎并不悲观。在他看来,《征求意见稿》不仅“差”,而且“好”。

“一个行业或一个企业要做长期的经营,离不开公开明确的政策引导。2019年,网上综合禁售之时,市场悲嚎一篇电子烟微商,但政策的出台,给行业界指明了正确的方向,消除了害群之马对优质品牌的伤害。市场这两年确实如预期般快速增长。”陈志英说。

对于电子烟 经销商,他们寄希望于代理 的电子烟 品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电子烟经销商在《征求意见稿》发布后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虽然业内有期待,但作为经销商,他没有能力回应并且只能循序渐进。根据品牌的要求,做好合规工作,赌品牌能顺利拿到牌照。

“我们只能老老实实做,不要把电子烟卖给未成年人。如果你真的想让电子烟像烟草一样,你需要烟草专卖retail许可证或特殊我们只能申请为公司的营业执照。”华强北电子烟dealer老板阿德也说。

与电子烟manufacturers 和品牌相比,分销商除了许可之外,还必须考虑消费者问题。

前述电子烟经销商表示:“虽然代理商理论上可以转代理品牌,但大品牌肯定有自己成熟的经销商体系,不一定愿意接受新的代理商,即使Accept,新代理商的地位和议价能力也会很低;在消费端,代理商的用户群曾经对老品牌认同和买单,突然转行对新品牌来说,可能会造成大量客户流失,对代理商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电子烟工业已经为《征求意见稿》的发布做好了心理准备,他们也很清楚,在2021年最强的监管风暴下,电子烟工业将再经历一轮洗牌。

如何在洗牌中成为幸存者?你拿到执照了吗?这是结果,而不是方法。 电子烟行业要想长期发展,必须明白:无论是资本狂欢还是财富神话,终究不能以虚假宣传为手段伤害身心未成年人的健康,更别说越过国家政策的监管红线了。

记者注:监管风暴正当时

需要承认的是悦刻所代表的头部品牌确实采取了一定的措施来防止未成年人吸电子烟,未成年人应该购买买悦刻电子烟甚至比购买还难买传统香烟。 However, whether these measures can really effectively prevent minors from buying 买电子烟 in actual sales requires a question mark.

For example, “purchase 买前registered members” can prevent minors from buying 买电子烟 to a certain extent, but the effect depends entirely on whether the merchant actively asks consumers to register. Between sales and registration, the merchant Which one will you choose? This is a test of human nature.

Similarly, will the offline stores of 微商 and 电子烟 give 电子烟卖 to minors? In other words: “Three steps, one post, five steps and one post”, will supermarkets and tobacco hotels give traditional cigarettes 卖 to minors? This is a difficult question to fully answer.

But what is certain is: For 电子烟enterprises, quickly building a sufficiently large offline sales network is the way to survive. “Fast” often means lower standards. Opening 10,000 专卖 stores is slow and costly. Finding 10,000 supermarkets and smoking hotels with the word “electronic products” in their business licenses are fast and cost-effective, but The constraints are also difficult. If retailers cannot be restrained, there is no guarantee that minors will not be violated by 电子烟.

After the release of the “Draft for Comments”, the premise of 电子烟企业’s survival is regulatory access. Not selling through the Internet, not advertising through the Internet, and not selling to minors is the red line and the bottom line. If the protection of minors’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is compromised, the life cycle of the enterprise is compromised.

Real-time query of global new pneumonia epidemic situatio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微商网 » sz电子烟微商,暗访电子烟违规销售:未成年人门槛网上回潮是徒劳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