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电子烟代理微商,微商称成功在于发展代理好微商管理数万名代理

26岁的刘飞曾经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去年她在家怀孕,在微信朋友圈成了微商卖东西。产品从最早的面膜逐渐发展到汽车用品和日用品。刘飞表示,这些产品没有实物,只有图片和文字。如果客户购买买产品,她会直接联系她的上级微商,并从中赚取一定的“差价”。

点击你的微信朋友圈。像刘飞这样的人很常见。然而,产品质量问题、售后安全问题、行业标准问题,都让这个行业充满了争议。你有没有从微商买 那里得到任何东西? 微商,约束是什么?

“代理 级别”转移风险

刘菲刚开始在朋友圈卖产品的时候,根本没有提卖面膜。这是她的上司微商 教授的销售“技巧”。她给自己头上戴口罩拍了照,再配上摘下口罩后光彩照人的美图。朋友们一直喜欢他们,人们一直在问“面具买在哪里?”看到效果,刘飞开始卖面膜了。

她每天发布多次“信息”,不仅包括面膜使用前后的对比照片,还有产品的文字介绍,还有买者使用后的“体验分享” 甚至还有专家的意见和建议。 .

其实这些内容都是上级微商的“打包包”,刘飞只是复制转发,不了解产品质量。

刘菲也遇到过尴尬事:一次微友购买买了面膜后,面部过敏,对方要求退货或赔偿,但刘菲多次联系上级后,对方把她拉开。进入黑名单。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中,刘飞不得不将购买买面膜的微友列入黑名单。

慢慢地,刘飞的销售风格发生了变化,发布的体验文字和照片也越来越少。来自面膜微信公众号和卖面膜如何快速积累财富增加文字的各种链接,并加快刷新屏幕的频率。销售模式的改变是为了吸吸引其他微友培养下属微商代理,并通过销售产品赚取另一级差价。

“微商的成功不在于卖生产了多少东西电子烟一件代发,而在于开发了几个’代理’。”刘飞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一个代理至少拿了2000元或5000元的货,好微商管理好几万代理。由于采用了“层层代理”的机制来分销产品,将经营利润和风险转移到了最底层的代理。

“这种分层的代理结构,让金字塔顶端的代理总数获得收益,风险转移到最底层的个体。这种操作是不是有点像传销? ”刘飞经常遇到这样的顾虑。一旦产品出现问题,去哪里投诉,谁来监督微商?刘飞无法回答。

“三不”让消费者维权难

严格来说,从2014年开始,仅仅一年多时间,微商就让很多人赚到了很多钱,很多人都跃跃欲试进入微商大潮。不过,中青报记者从工商部门及相关专家处获悉,微商的“井喷”发展在给消费者带来了各种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诸多隐患。

内蒙古工商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微商投诉的案例很多,但很难找到厂家location。投诉人无法弄清楚卖家的身份,也无法联系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响应调查。

内蒙古消协消费指导处处长范福龙向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

范福龙表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44条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电子烟一件代发,可以向销售者或者服务提供者请求赔偿。 ”。但是,朋友圈内的交易是双方之间的“私下交易”电子烟代理微信,本条款不适用。

此外,微信没有公开的业务监管,商家缺乏有效的约束和资质认证,大部分商家没有固定的营业场所,维权时无法追根溯源,难以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介入。一旦发生纠纷,消费者只能通过民事诉讼解决,而且需要消费者提供相应的证据,难度较大。

范福龙告诉记者,目前很多活跃在微信朋友圈的微商,没有了实体店,就变成了“无营业执照、无信用担保、无三无”的“三无”店铺。派对交易平台”。 “由于没有第三方交易平台监管,很多微信商家没有备案上述卖家信息,容易造成一些卖家取机欺诈和假冒销售,然后删除相关记录或跑路路,增加了交易风险。”

因此,呼和浩特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消保科工作人员提醒消费者,由于微商没有市场管理主体,仅代表买与代销,现行法规空白,监管维权难。消费者必须保存良好的交易证据或合同,这也是维权的前提。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呼和浩特分所庄瑞标也告诉记者,微商一旦使用“删除或关闭账户”等功能,维权证据难以提取,维权主体无法确认。他提醒:“由于第三方平台监管缺失,消费者交易风险相对较大。消费者应坚持通过第三方平台进行支付,并保留聊天记录和证据,方便日后维权。”

超过600亿微商市场不能“立法空白”

据南方日报报道,在今年5月举办的“China微商达人秀论坛”上,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有约1000万人在做微商,每年的交易量约650亿元。

不过,工商部门及相关专家告诉记者,与传统消费者市场相比,微商营销门槛低、自由度高、流动性高。它不需要公司注册或实名认证。每年数百亿美元的交易量缺乏相关的限制性法律法规与之匹配。

“微商是一种新兴的电子商务,监管难度大,存在法律‘盲点’。”内蒙古工商行政管理局相关工作人员说。

在庄瑞标律师看来,超过600亿元的市场不能“立法空白”。庄瑞彪表示,微商一定要转型为正规军,实名制要成为趋势。国家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行政部门要加强监管,网络平台要落实主体责任,消费者要增强保护意识,促进网络交易市场健康发展。

采访中,针对微商的快速发展,产品质量良莠不齐品牌电子烟代理微商,假冒伪劣产品反复销售,承诺的服务未能兑现,售后不安全。受访者普遍认为应该建立信用体系和第三方认证,规范微商development。

庄瑞彪建议,除了行业自律和传统打假手段外,建立信息化信用体系将是解决微商假货的根本途径。目前央行已经发布征信,微商平台接入征信系统。只要造假就有记录,可以从根本上解决假货问题。 “想要把微商做大,就需要突破朋友圈的熟人信用模式,引入第三方专业机构的评测认证品牌电子烟代理微商,建立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同时,必须有成为品牌授权和质量的权威认证体系。”庄瑞彪说。

不过,随着微商的野蛮生长,市场也将迎来大洗牌。监管部门和微信官方已开始探索出台一系列严格的管理措施。 深圳市政府目前正在与腾讯微信协商,试图追查微商产品的来源,同时制定对制售假冒产品企业的处罚机制。

2月15日,微信官方发布官方公告:严厉打击微商非法传播。这是腾讯微信官方首次在微商上表态,涉嫌传销。 3月,微信官方开始打压微商。腾讯微信公众号发布通知,建立品牌维权平台。该机制是用户报告。如果传统品牌发现假货,微信官方会处理。 3月5日,微信推出新功能,提醒用户“如果你对他的内容不感兴趣,可以通过头像设置权限”,预计会影响微商的曝光和展示。这是对微商力量刷屏倡议的限制。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事情是,电子商务立法也有一个初步的“时间表”。 2013年12月,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召开电子商务法起草小组成立暨第一次全体会议。会议明确了立法的指导思想、原则、框架假设和主要内容,标志着我国电子商务法立法正式启动。会议提出,从起草小组成立至2014年12月,开展专题调研和专题研究,完成研究报告,形成立法大纲; 2015年1月至2016年6月,开展并完成法律起草工作。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微商网 » 品牌电子烟代理微商,微商称成功在于发展代理好微商管理数万名代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