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禄电子烟线下代理,电子烟打响价格战:新一轮赛马,线上线下疯狂营销

李浩鼓励电子烟advertiser 去冒险。

客户上门,想在北京各大住宅楼的电梯里投放电子烟广告。风险是烟草广告被禁很久了,电子烟是否是烟草,政策不明确。

“我建议你试一试,打一个侧球,但你会被罚款。”李昊说道。他是电梯楼宇广告渠道的业务经理,深谙行业规则。

他的计划是准备一份合同价值1000元的假合同。如果电子烟advertisement被查处,即使罚款是合同金额的10倍,罚款也不多。在利益的驱使下,他曾经用同样的手法接收医疗广告,想出了这样的规避手法。

“任何正规媒体都不敢接受电子烟的广告订单。”鲸光烟CEO邱义武告诉冉财经。

“电子烟是烟草、药品还是电子产品,目前政策还不清楚。”电子烟创业公司深圳锐丽创负责人吴鹏飞告诉冉才静,这样就可以让电子烟公共广告是否成为问题。

在电子烟各大初创企业眼中,央视315晚会叫电子烟,但只关注是否有害,并没有涉及销售卖的资格,相当于事实上,手是无情的,没有使用刀。说明短期内不会受到严格控制。因此,谁走得更远,谁跑得更快,谁就会在市场抢占先机。

FLOW Fulu电子烟,由原锤子科技高管朱晓木创立,5月23日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融资。接近福禄的业内人士刘清华告诉冉财经,福禄早就拿到了融资,但一直没有对外公布,“钱花得差不多了”。

在Flow的融资消息公布两天后,LINX Lingxi电子烟高调发布了一款售价99元的新品,号称“打破行业底价”。此前,行业均价为200-300元。

“六个月内必有价格战,电子烟公司必死。”邱义武说。有的人高高在上打架,有的人会扰乱局势,整个行业充满了躁动。

经过2019年初的资本热身,电子烟品牌商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赛马。毕竟,在监管到来之前,更多的融资、更广的销售渠道、更重的广告意味着更高的品牌曝光率和更多的真金白银。

但没有人知道风何时会停。

01

线上线下营销激增

代理电子烟_福禄电子烟线下代理_电子烟代理一手货源

电子烟 资深玩家郭向冉才静反馈,他最近联系电子烟的频率明显增加。从淘宝首页推荐,到京东的消息弹窗,再到网页视频的广告投放,越来越多的电子烟产品开始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这是一个有点矛盾的现象。两个月前,央视315党点名电子烟,称电子烟会产生有害物质,会上瘾。当晚电子烟加盟,京东和苏宁屏蔽了对“电子烟”的搜索。

但在风头散去后,电子烟迅速卷土重来,势头更加汹涌。

现在点击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搜索“电子烟”电子烟招商,就能看到满屏的电子烟产品,价格几十到几百不等。在京东的搜索列表中,可以看到悦刻、福禄等品牌被标记为广告;在淘宝上可以看到小野、SPED等也被打上了广告。 5月27日,一大批电子烟品牌已经确认参加京东618并出现在页面上。在一些卖平台上,有大量二手或全新的电子烟产品可供购买买。

除了线上渠道的推广,电子烟品牌商的线下营销活动也越来越火爆。

在4月下旬的2019成都超级草莓音乐节上,魔笛电子烟的宣传广告出现在大屏幕上。为了增加曝光度,魔笛还在现场搭建了为期3天的MOTI草莓味体验馆。

上海草莓音乐节,傅璐一贯高调亮相。不仅在现场设立了中转公园,还将标语贴在了现场两侧的大屏幕上。刘清华透露,福禄为本次活动投入了160万元。

5月中旬,山岚电子烟现身2019戛纳国际电影节,并以电影《南站相聚》电子烟合作品牌亮相电影首映屏幕。

“资本要找地方花钱,钱要流向有市场成长空间的地方,电子烟now就是花钱买流夺市场。”吴鹏飞说。

从线上到线下,电子烟正在大力竞速,顶级玩家在营销投入上不遗余力。然而福禄电子烟线下代理,即便如此,也没有电子烟玩家尝试在电梯、公交车、地铁等典型的“公共场所”打开广告。

高文律师事务所陆秋雨律师指出,如果电子烟被视为烟草产品,电子烟广告应归类为烟草广告。受《广告法》规定,禁止在大众传媒或公共场所使用。公共交通、户外平台或空间释放。

毫无疑问,电梯楼属于《广告法》规定的“公共场所”,但问题是目前国内对电子烟的控制还处于模糊状态。如果电子烟不属于烟草,那么放置电梯广告就没有违规。

“凡事都有风险,总有人吃螃蟹。”李浩说。

02

电子烟代理一手货源_福禄电子烟线下代理_代理电子烟

抢渠道打造A to B业务

对于已经入局的电子烟玩家,与其纠结于政策方向,不如加快抓捕市场。

“电子烟在315的时候就从电商平台下架了,主要是为了躲避风头。风一过,我们马上开工,大家都着急推新品。”吴鹏飞说。

相比营销上的小步走,电子烟线下渠道的争夺战就更厉害了。业界的一个现象是电子烟,a to C 市场,做了a to B的生意。

在邱义武看来,电子烟直接面向C端用户销售,短期内效率很低。 “大家都不是买account,也不是买,但是流量成本极高。”另外,电子烟产品的在线流量非常有限。这让掌握销售渠道的代理商成为了电子烟各大品牌竞争的焦点。谁能为卖货找到更多的合作伙伴,谁就有先发优势。

电子烟品牌HIMOP,北京海曼普公司总经理于磊观察到,今年3月以来电子烟代理,很多电子烟品牌开始加大线下推广力度,KTV、酒吧、便利店成为电子烟分发的重点。海曼普正在推进与便利店合作的试点。

“通常是购物的意思。代理商把某个电子烟品牌拿去各个城市的实体店购物,通过代理商的渠道资源把卖卖掉。”余磊说道。他举了个例子,一套电子烟100元的产品,品牌可能得60元,销售员可能得10元,剩下的30元必须给代理商。

那些经历过O2O大战、无人货架大战、社区团购网点的本土推手,再次派上用场。

鲸轻烟采用本地推广+渠道推广的策略。除了电商,所有销售渠道都是B模式,类似于OPPO和vivo在手机行业的打法。

邱义武介绍,在进城之前,鲸光烟会招募一批本地推队。在杭州集中训练后,他们将分组。这些人将被分组分配到城市的不同地区,以帮助当地人民。 代理商进行地推。打完一个城市,进入下一个城市。

目前,鲸轻烟拥有超过100家代理商,超过2000家卖网点,并在全国100多个城市销售。线下渠道占比高达95%。

这几乎是目前大多数电子烟品牌的常见玩法。与直接面向C端消费者不同,电子烟的品牌差异在渠道面前被缩小。这意味着短期内,资金实力更强、出货量更大、给渠道带来更多利润的电子烟品牌将更受渠道青睐。

“当四个品牌同时坐在代理商面前时,只有能让代理商赚更多钱的人,才会更有可能说服代理商加入。”邱义武说。

03

代理电子烟_福禄电子烟线下代理_电子烟代理一手货源

价格战来击

华创资本合伙人王道平看了电子烟项目,还没有动手,因为“没有太强烈的激情”。他认为电子烟与他健康投资的价值取向相冲突。

持类似态度的首都不在少数。熊猫资本和北极光创投都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他们目前不看电子烟项目。

资本仍处于观望状态。邱义武认为,一些组织不采取行动是因为他们知道电子烟以后肯定会打价格战,“先死,再看谁能活下来。”

但总有投资机构争相进入市场。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投资电子烟的机构包括IDG资本、源代码资本、真格基金、经纬中国、美华天使创投、同创伟业、普思投资等知名基金。大部分融资发生在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

广告的行业分布和热度是观察风险投资市场是否资金充足和健康的独特视角。就像2018年网络二手车平台在分众传媒的广告攻势一样,这些公司在获得融资后,无一例外地轰炸了分众传媒的电梯,最终跻身行业前三。

资本推高了电子烟项目的价格,这也让拿到钱的玩家有信心去打营销和价格战。 Flow是提高标准的典型例子。从融资节奏,到产品推广,再到营销,都在一路推进。

最先掀起价格战的是另一个新品牌——灵溪LINX电子烟。这家公司5月25日新品上市,常规套价仅99元,而市面上同类型产品价格从239元、299元、599元不等,均价超过200元。在宣传文案中,灵曦表示将“打破高价行业的规则”。

Lingxi电子烟创始人张金元在新品发布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业界价格战上,“必然会有一家公司站出来开枪,我们决定的是是否开枪。”

在邱义武看来,价格战必然会在六个月内跟进。 “六个月内,大家的钱都到位了,厂家开足马力开始有库存。渠道不拓宽,就会出现抛售。”

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产品的高度同质化。就产业链结构而言,电子烟与手机有很多相似之处。不同的是电子烟的行业壁垒和技术壁垒远低于手机。这就造成了一个现象:目前从事电子烟创业的主要参与者大多是跨行业的创业者,其中很多人都有媒体或广告背景。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冉财经,电子烟品牌悦刻目前在行业阵营。在悦刻之外,其他品牌的区别并不明显。 悦刻三月底推出了新品悦刻阿尔法,但新品一经推出,就有大量用户抱怨漏油和糊芯的存在。该产品随后被下架,导致用户购买买了烟,但无法将买转至烟弹,只好等待到货通知。

与悦刻、福禄、灵曦等高调品牌不同,大部分玩家还处于闷闷不乐的布局状态。毕竟福禄电子烟线下代理,在监管不明确的情况下,鲁莽的行为可能带来机遇,也可能带来危险。

无论如何,资本有着敏锐的嗅觉,观望的心态总会迎来变化。对于进场的电子烟玩家来说,眼下最重要的可能就是储备粮草,迎接水流下汹涌澎湃的价格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微商网 » 福禄电子烟线下代理,电子烟打响价格战:新一轮赛马,线上线下疯狂营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