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烟代理微商犯法吗,我的卖电子烟:我月入几十万,现在想转行

作者 |朱晓宇

编辑 |饶霞飞

“我不通过电子烟 赚钱。”从事电子烟行业3年多的黄升感觉很无奈。

最近,黄圣的朋友圈发生了180度的变化,从最初的全屏电子烟marketing文案,变成了奢侈写真。询问才知道黄升已经放弃电子烟,完成了华丽的转业。

和黄升一样孤独,还有雾芯科技的股价。作为“中国第一股电子烟品牌”​​,自1月22日登陆纽交所以来,股价最高达到35美元,市值接近550亿美元。然而,从那以后,它一直在下降。截至发稿,五芯科技股价仅为9.31美元,已跌破发行价,市值缩水不足150亿美元。

雾芯科技股价暴跌,重要因素之一是监管影响。今年3月22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烟草专卖局起草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实施条例》公开征求意见(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其中“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按照本条例卷烟相关规定执行。”

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电子烟相当于香烟,各种税费会高很多。此外,不允许为香烟做广告。这两个问题都会给品牌公司带来很大的麻烦。

最早,在工商注册的时候,电子烟是作为电子产品使用的。因为门槛低、成本低、毛利高,电子烟成了风口。

2018年6月,五芯科技的产品悦刻获得3800万元投资。随后,罗永浩等“网红”选手陆续入场。天眼查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电子烟新注册企业的数量每年均超过1000家。

2019年11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电子烟代理微信,不得通过互联网出售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发布电子烟广告。

在线禁售之后,也有平台通过隐藏的在线渠道进行地下交易。比如社交电商、微商和QQ频道,甚至一些平台已经把目光投向了转转、闲鱼等二手交易平台。

更多电子烟企业已转移到线下。除了便利店、3C店加盟和代理商直营等传统线下渠道,商场专卖店、商圈旗舰店等也纷纷出品门店等新线下渠道。

黄升彻底经历了电子烟的所有变迁,但最终迫使他转行的,是同行业的竞争和赝品的泛滥。

“我们都是靠流量谋生的,线上开店本来是最好的方式,但是被禁止了。线下店的流量根本就不稳定,周边各个品牌的体验店都开起来了。流量没了,很多实体店的人现在都在招代理商,发展成四、五、六个代理商,但是从代理的层面来说,这是违法的,不合规的。 “

更重要的是,品牌无法追踪代理商四、五、六级的商品在何处流通。黄升说:“我身边很多电子烟被年轻人买抢走了,因为电子烟不走实体店不需要认证和注册,这为很多年轻人提供了购买买频道。 “

市场上假冒品牌电子烟的泛滥给黄升的电子烟业务带来了不小的打击。黄升说,越是低线城市,假货越多,监管查不出来,品牌也打击不了。 “市场上一些假货的售价不到正品的1/5,根本无法与之抗衡,而且三四线城市人的消费水平一般不会太高,所以这里是假货。天堂。”

虽然电子烟的红利逐渐消退,整个行业一片混乱,但数据显示电子烟目前在我国的渗透率还不到1%。由于烟民基数大,很多人认为电子烟@在中国市场具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假设未来电子烟的渗透率达到10%,市场的规模可以达到千亿。

市场体量巨大,但由于监管不断收紧电子烟一件代发,这个行业已经不那么受欢迎了。

电子烟线上代理_电子烟代理微商犯法吗_电子蒸汽烟代理

电子烟的致富神话

这一年,中国电子烟行业迎来了辉煌时刻。

1月22日,作为电子烟第一股的五芯科技(悦刻)登陆纽交所,开盘股价暴涨104%,直接触发熔断器停牌,最终以145.9%收盘,市值达到458亿美元。

次日交易日,雾芯科技股价再创新高。股价在盘中交易日最高达到35美元,市值接近550亿美元。这也是最高值。

3月2日,《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公布了2021年富豪榜。名单上有两个新面孔。 39岁的王颖通过持有悦刻净资产710亿元。袁,从40岁以下白手起家,成为全球首富; 悦刻的代工厂思摩创始人陈志平,身家1250亿元,几乎挤进世界富豪榜前100。

此时,王颖的悦刻和陈志平的Simer都是与电子烟同类型的圈内人气明星。

在电子烟火爆的时候电子烟代理微信,资本也蜂拥而至。据“ec电子烟世界”不完全统计,2019年7月,电子烟品牌魔笛(MOTI)获得3100万美元融资,折合人民币约2.030亿元,为行业最大的融资。排名第二的是冰壳科技和YouMe,分别筹集了1.310亿和7360万元。雪茄雪加获4000万元融资。 RELX悦刻同年也获得巨额融资,但具体金额不详。 ,但融资完成后估值高达24亿美元。

当然,2019年最关注电子烟领域的是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 2019年3月,罗永浩正式宣布成立小野电子烟,备受关注,同年7月筹得3000人。万元。回顾2019年全年,新规出台前融资仍在继续。 2019年上半年电子烟工业投资案例超过35个,总投资额超过10亿元。

国外创造财富的神话来得更早。

2018年底,美国电子烟公司Juul获得烟草巨头奥驰亚集团的巨额投资,估值380亿美元。 Juul 的管理层决定以特别股息的形式向公司 1,500 名员工发放 20 亿美元的年终奖金。每人平均将获得130万美元,相当于一个硅谷底层码农10年的年终工资。

电子烟的发财能力,黄升也经历过。 2019年11月之前,电子烟还没有被禁止在线销售。

当时黄升觉得电子烟是一个躺着也能赚钱的好生意。没有实体店,就没有必要承担租金。通过在线开设在线商店,您可以在一个月内轻松赚取数十万。元,毛利率非常可观。

2019 年 6 月,黄升开设了一家网店,主打 VTV 品牌。开店初期,黄升门店的月营业额稳步上升。高峰期,月收入40万多,扣除成本,利润十分可观。也正是在这一时期,黄胜买成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奥迪。

在北京做电子烟销售的郑歌进入这个行业比较早。 2018年电子烟代理微商犯法吗,他注意到周围圈子里很多人都是抽电子烟,开始关注这个行业。浏览资料时,郑哥注意到,2018年10月1日,第四届中国(深圳)国际电子烟展在深圳会展中心举行,于是他报名参加了展览。

这次展览之旅,郑哥结识了电子烟工业的几位朋友,为他两个月后的电子烟事业铺平了道路。 2018年12月,郑哥成为悦刻和VTV两大品牌的代理商,开设了两家电子烟网店。在接下来的一年左右的时间里,郑哥卖不包括各种费用电子烟代理微商犯法吗,就损失了超过1000万元的电子烟,净赚了超过300万元。

然而,电商渠道的繁荣并没有持续多久。随着监管力度的加强,黄升等人已经失去了电商渠道。如果你想赚钱,你只能开线下商店或在朋友圈发帖。

就在五天前,黄升还在朋友圈发了“穷人的温柔一文不值,富人的流氓很迷人”,并附上了一张电子烟手上的照片奥迪方向盘。这是他惯用的营销方式。

来源/受访者的时刻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在黄升的朋友圈里,豪车、名表、美女、帅哥的图片都被电子烟联系在一起,一套成功的术语和足够土的洗脑视频,制造业卖电子烟是一个非常赚钱的行业,引导微信朋友成为他的下一个层次代理。

“老实说去打工一个月,还不如你卖落几支电子烟挣大钱,有空。”就在一周前,黄升还介绍了冉才静,“卖出一VTV的电子烟,佣金68元,卖脱一个悦刻,佣金100元,卖降四或一天五支,至少一个月能赚一万多,比上班还合适。”

神话破灭

但黄升和他们的好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 2019年11月,随着新规的出台,电子烟行业的所有在线销售渠道都被禁止。同月,郑歌和黄升的网店也被迫关闭。线上开店没办法,只能转线下。

2019年12月,郑哥在一线城市的大型购物中心开设了电子烟体验店。由于店铺位置好,人流量大,郑哥也可以每月卖出四五万元电子烟。与线上电商不同的是,在扣除核心网点的门店租金、仓储、人力、库存损失后,净利润约为每月5万元,不如以前。去年11月,郑哥开设了第二家线下体验店。

黄升就没那么幸运了。因为找不到合适的门店,他也不敢在线下投入巨资。几个月没有生意,只能靠朋友圈和抖音卖货走量。到2020年6月,黄升找到了一家位置合适、租金合适的店铺,开了一家体验店,月收入约20万元。他很高兴。虽然净利润大幅下滑,但与一般业务相比,利润也是可观的。

为了赚更多的钱,郑哥和黄升加大了抖音和朋友圈的宣传力度,开设了多个抖音账号,并在抖音上发了电子烟的视频,@。吸引消费者跳转到微信交易。

今年3月22日,征求意见稿发布。草案中最引人注目的内容是将电子烟等同于香烟。消息一出,不仅以悦刻和思摩为首的关联公司股价集体崩盘,郑哥和黄升的业务也再次遭受打击。

郑歌表示,“2019年的公告只是硬性规定电子烟不得在电商平台卖上销售,但并没有说电子烟的视频不能发布在抖音和朋友圈。 @,由于去年的疫情,我们卖的掉量很大一部分是由抖音平台和朋友圈发布的内容拉动的。只要不带电子烟关键词,不让内容火爆,这个账号基本不会被封。但是电子烟政策是3月22日出台的,我们连抖音都用不了。现在抖音的账号已经被清空了。”

征求意见稿发布当月,郑哥的单店收入下降至30万元以上,较去年的平均月营业额下降约三分之一。

更重要的是,郑哥认为,随着电子烟监管力度的加大,如果强行宣传,追根溯源并非不可能。

商品涨价和周边越来越多的线下门店也让郑哥担心,“现在我们总的销售价格是一样的,但是商品的成本却一再上涨,直接挤压了利润空间以前顾客买电子直接来我们店,现在两三公里外就有一家悦刻,同层还有五六家品牌体验店,还有电子烟的生意越来越好。很难做。”

但对于电子烟品牌来说,线下实体店的优势在于可以增加品牌曝光度,树立品牌形象。因此,它不断加大投入,发展迅速。

以悦刻 为例。据创业前沿报道,2020年初,旗下两家品牌旗舰店已经落地北京、上海核心商圈。到5月份,悦刻专卖门店数量快速增长,门店总数达到2500家。 2020 年 1 月至 5 月,将开设超过 1,000 家悦刻专卖 商店。未来三年计划总投资6亿元,开设1万家专卖门店。

郑歌也感受到了这种变化。整个2020年,周边电子烟体验店将越来越多,实体店5个品牌同层开店,竞争明显加剧。另外,各种实体店通过线下投放有很多行为。许多代理商已经开发了代理商的下一个级别。经过长时间的观察,郑哥也开发了自己的代理商。

就连兼职卖电子烟的长春也招募了代理。长春的主营业务是在浙江义乌经营一家电子商务公司。现在是悦刻电子烟金华区第五层代理商。

由于代理层层递进,经销商吃掉了大量的利润。长春电子烟的成本价太高了。每个电子烟的利润只有40元,还不包括快递和运费。 即便如此,如果有人愿意做他的代理商,他会把电子烟的一半利润给批发,每人只赚20元。

作为从实体店拿到货的五级代理,长春在激烈的竞争中挣扎求存。现在长春月出货量骤降,销售额连续两个月保持个位数。

事实上,受疫情影响,电子烟工业将在2020年悄然开启一波洗牌潮。据猎云网报道,“明星”品牌挣扎求生的声音不绝于耳。比如雪嘉就被曝裁员。 50%,福禄被指裁员70%以上。

电子烟代理微商犯法吗_电子烟线上代理_电子蒸汽烟代理

电子烟乱象

悦刻回复跑财经,悦刻官方设置电子烟的代理只有三个层次,分别是品牌方——每个城市的代理总数——线下三个层次门店,中线下门店已经是上一层,无法再发展到下一层代理商。

也就是说,郑歌和长春所做的,是市场的自由选择。

郑歌说,“下一级频道代理商也可以卖每个月拿到很多电子烟。比如有的人在夜店酒吧工作,卖货就是更好。容易。但是代理商没有渠道,拿货不好卖,所以我们也会问一些代理商,你们有渠道吗?卖在哪? ?阻止他大量买货卖不出去捣乱,把事情搞大对谁都不好。”

虽然长春是五线市场之外的代理商,但代理拥有更全面的品牌,包括悦刻、柚子、VTV和绿萝。

常春说:“如果有人代理我的电子烟,我也会放弃一半的利润,因为越远电子烟越坏卖,虽然利润空间小了点,但是比卖别出去强了。现在我只有两个代理商。到现在他们只有卖出过了三支电子烟,而且他们已经停止这样做了.”

更重要的是,各种假冒伪劣的电子烟产品充斥着电子烟市场,刺激了行业之间的冲突。郑歌和黄胜军认为,假冒伪劣的电子烟产品已经让电子烟品牌失去了竞争力。黄升说,低线城市假货的疯狂发酵是他关店的导火索。

“因为同一个品牌的电子烟定价在同行业是一样的,所以即使有更多的竞争,影响也不会那么严重。但是,假货发到市场后,是否来自价格或分销渠道,极大满足了部分人群的需求,比如喜欢网购的年轻人,未成年学生。”郑哥说。

常春说,“我们和官网统一定价,399元一根烟棒加两个烟弹,我手里每套电子烟的利润成本只有60元,然后扣除礼物挂绳和快递运费只有40元的利润,但是假的电子烟每支75元,一根烟棒加四根烟弹,不是同一个参考水平,没办法竞争。”

同时,假货的生产成本低,导致电子设备存在诸多安全隐患。身边也有很多用户用假电子烟莫名其妙地爆炸起火。

常春表示,由于假电子烟价格低廉,学生群体成为假电子烟的主要用户。 “有些代理 会将电子烟 出售给未成年人。”由于没有实体店,所以无需注册会员。长盛代理的电子烟有相当一部分已经流入了年轻人的手中。

未成年人炫耀买电子烟的朋友圈 来源/受访者提供

“我不需要验证我的身份。您可以通过转账来发货。”据常春介绍,他的两个代理商既是电子烟的用户又是高中生,而且他们是代理的电子烟也流入了校园。

郑哥代理的电子烟也是如此。虽然在加盟的时候,悦刻品牌不允许代理商把电子烟卖给未成年人,但代理商并没有表现得那么彻底。 “比如一个未成年人长得比较早,拿朋友的ID注册会员去买买,你能不让他买吗?除非是那种长得像小辈的未成年人乍一看是高中生,否则我们不会比较这个道理,毕竟我们的客户大多是年轻人。”

在乱七八糟的电子烟市场中,常春也被朋友劝说有了代理假电子烟的想法,但随后又否决了这个想法。 “去年,我的上级代理商告诉我,他以前共事过的一个朋友被判处4年徒刑并罚款巨额,因为他知道销售假冒电子烟。所以即使是这个市场 卖假货赚钱,我不会冒着被骗的风险。”

“在我周围的圈子里,代理商正办卖假货有20%到30%。因为假货价格极低,很受消费者欢迎。我有一个朋友甚至一天补货1000多套后,卖一个月就亏了两三百万套,一套就算只赚10块钱,也赚了两三百万,比任何正规的@都要多代理商。太多了。”

一位业内人士对冉才静说:“前期各大品牌已经确立了电子烟的人气,完成了市场教育。这时候很多假货已经顺利流入市场,吃掉了正规军的红利。 ,挤掉了相当一部分市场空间。”

现在,黄升放弃了电子烟。而长春和黄升的想法是一样的。他说整理完卖之后会考虑告别电子烟。

参考资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电子烟微商网 » 电子烟代理微商犯法吗,我的卖电子烟:我月入几十万,现在想转行

赞 (0)